/資訊中心/趨勢研究/金融蠻荒時代遠去 合規時代來臨

金融蠻荒時代遠去 合規時代來臨

發布時間:2019-02-21 分類:趨勢研究

基于用戶在社交、電商、搜索、門戶網站等不同領域的數據以及流量優勢積累,互聯網巨頭在金融布局上各顯神通。為用戶提供理財服務成為互聯網巨頭的入門首選,或為基金公司、P2P、金融機構等導流,或干脆成立自營P2P平臺,抑或是申請基金代銷資質等。

在信貸服務上,由于各家數據基礎與金融關聯度差異較大,有互聯網公司如今日頭條系主要為借貸機構導流展示,螞蟻金服、京東、百度、騰訊等,則基于用戶數據形成不同的用戶畫像用于信貸決策,信貸業務的利潤也吸引互聯網公司入局,網絡小貸則成為企業相對容易觸摸到的資質,幾乎是各家標配,螞蟻、騰訊、百度、小米、美團等實力派更已參股銀行。

與之同時,多家互聯網公司拿下第三方支付牌照,意圖打造生態閉環,也有互聯網公司還上線了保險、眾籌、企業征信等業務,多路布局。

但隨著金融監管加強,“所有金融業務都必須持牌”的要求下,互聯網巨頭的金融業務又將走向何方?

互聯網公司“踩坑史”

金融業務具有風險外溢性。而互聯網巨頭在金融業務的探索中,亦多有“踩坑”。

開展金融業務,首先要過的便是牌照關。坐擁3億多用戶的美團點評,先因無第三方支付牌照卻從事支付結算業務被律師實名舉報。盡管美團屢次回應稱進行整改,但2017年、2018年和2019年持續因為違反銀行卡收單業務管理辦法規定吃下央行罰單。

在互聯網金融野蠻生長而監管缺位的2016年前,部分躍躍欲試的互聯網公司也闖入P2P陣營。58同城、網易、新浪、搜狐等均有此嘗試,不過隨著P2P領域風險爆發,監管加強,這些P2P平臺或停擺或轉型或剝離。

不過,在資本逃離P2P大潮中,近期京東卻悄悄上線過P2P平臺。這或許與網絡小貸杠桿受限有關,其旗下的消費金融資產相對優質,而撮合交易的P2P業態沒有明確杠桿率限制。

即便不直接從事金融業務,對于金融業務的風險理解不足也讓部分互聯網公司心有余悸。

2018年7月,P2P平臺風險密集爆發,小米平臺導流的多家平臺亦未幸免出現問題?!懊追邸保ㄐ∶子脩簦﹤兠媾R資金損失。小米集團彼時回應稱,初步統計,向小米投訴相關P2P平臺風險的用戶數量累計429人,涉及金額約4000萬元。小米接受投訴反饋后,已下線所有P2P推廣廣告。但用戶質疑小米在推廣P2P產品時是否盡到了應有審核責任。

快速膨脹路徑已關閉

在布局金融業務的互聯網巨頭中,螞蟻金服被認為是同業最成功的范例。在支付寶奠定其用戶基礎后,余額寶引爆互聯網理財熱潮,進而拓展到理財、借貸、征信等,成為綜合金融控股集團。螞蟻金服引戰的最新一輪估值已超過萬億。

螞蟻金服之后,另一個通過支付業務跑馬圈地進而構建起金融帝國的是騰訊的金融業務。截至2018年9月末,其理財通資產保有量超過5000億元。而在2019年春節期間,有8.23億人收發微信紅包。

不過,螞蟻金服和騰訊金融的神話已再難復制,支付寶與財付通在移動支付市場份額持續超過90%。今年百度在春節期間撒19億紅包,但提現需要綁定度小滿錢包。

此外,效仿螞蟻金服快速做大資產規模的捷徑也已經被堵。螞蟻金服曾通過網絡小貸發行花唄、借唄為資產的ABS規模超千億元,在利潤中貢獻突出,緊隨其后的京東金融發行消費金融ABS規模僅在百億量級。當時有消費金融公司ABS業務負責人指出,持牌消金公司資產證券化業務有明確的杠桿率限制,而網絡小貸卻沒有明確。她稱之為監管套利。

2017年12月,監管部門明確要求網絡小貸杠桿率要表內、表外合并計算。北京一家知名互聯網公司金融業務板塊負責人表示,盡管規模上遠不及螞蟻金服,但正嘗試效仿其通過ABS快速做大規模,可惜這條路徑很快就行不通?!拔浵伣鸱?,(互聯網公司的金融板塊)信貸規模上可能再無來者?!?

金融科技輸出成色幾何

金融監管扎緊籬笆,屬于互聯網巨頭的金融蠻荒時代正在遠去。

金融牌照、杠桿率成為其頭頂的緊箍咒,互聯網巨頭的金融業務也邁入穩步發展階段,“有多少本錢做多大的生意”。新的想象空間在哪里?多家機構喊出要為金融機構進行科技賦能。

適逢中小銀行迫切希望零售業務轉型、開展線上業務,包括螞蟻金服、京東金融、度小滿金融、騰訊金融業務板塊等都與銀行、消金等機構展開了廣泛合作。

在與上述機構合作時,最看重的首先是其尚未被央行征信所覆蓋但已經有過其金融業務驗證的征信白戶,這實際上也是其流量價值的重要體現。其次,線上業務的用戶身份識別至關重要,即確認一個人就是其本人,避免被黑產攻擊,上述公司的生物識別、反欺詐技術實力更強。此外,上述大型公司積累的用戶畫像數據可以更精準匹配需求,進行定價。

但,這種合作模式潛藏的部分風險開始被監管部門關注,銀保監會擬對互聯網貸款業務進行規范,有地方銀保監局也重申監管規定要求貸款不得出營業準許范圍等。主要表現在城商行、農商行通過這些合作突破了屬地經營限制。此外無資質機構通過與銀行等機構變相從事放貸、征信等業務。

金融機構與互聯網金融平臺等合作將走向何方?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研究中心主人薛洪言表示,金融科技巨頭與傳統金融機構合作成為不可逆轉的大趨勢。不禁止合作,禁止錯用助貸工具,即對合作中的監管套利等問題進行規范。長期來看,這一趨勢將會消解監管部門對牌照監管的有效性,監管應盡快從牌照監管的框架中解脫出來。

七星彩排列五app 辽宁福彩35选7奖金 二分彩票app下载 西甲全部赛程表 广东好彩1开奖今天 双色球246算法必中6红 吉祥棋牌大全下载安 …? 股市行情大盘分析 安卓来游戏天津麻将下载 网络打鱼赌博游戏贴吧 30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